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经验交流法官风采裁判文书普法天地队伍建设法律法规庭审直播
当前位置: 经验交流 -> 他山之石

你的请求缺乏“诉的利益”吗?

  发布时间:2019-07-09 09:22:51


通俗来讲,诉的利益是指所提出的诉讼请求所具有的通过判决使纠纷得以解决的必要性和实效性。一般认为,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必须有诉的利益,作为诉讼要件的“诉的利益”是人民法院审判案件的前提。

诉的利益这一概念通常也被认为是与确认之诉这一诉讼形态的出现而随之产生的,即通常在确认之诉中,更需要来判断一项诉讼请求是否具有诉的利益。以下面这个案件为例:

案例一

1989年,被告张宗利与本村村民张士早签订协议,约定张宗利购买张士早所有的两间房屋,价款为2700元。1992年,张宗利的大女儿张丽丽,从被告张宗利处购买了前述房屋,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约定张宗利将其于1989年购买的上述两间房屋以2000元的价格卖给张丽丽。现张宗利卧病在床,张宗利其他子女对该房屋买卖合同的合法性存在质疑。现张丽丽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房屋买卖协议》合法有效。

【裁判意见】

该案的二审法院认为确认之诉,系指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当事人之间有争议的权利或者法律关系存在与否的诉讼,提起确认之诉必须具有需要诉讼救济或保护的法律利益,亦即确认之诉的利益。具言之,只有当原告的权利或法律地位现实处于不安之状态,且在原被告之间,通过对该诉讼标的的权利或法律关系之存在与否作出判决,是消除这种不安有效且适当的方法时,原告才具有确认之诉的利益,法院应当作出实体判决。反之,如原告对于请求权可以提起给付之诉或被告并不否定原告的法的地位时,原告提起确认之诉因缺乏诉的利益而不适法,应予驳回。此系民事诉讼法之基本法理。具体到本案,在原被告对于诉争合同的有效性均无异议,张丽丽提起诉争合同效力的确认之诉并不具有诉的利益,应予驳回。

若不对确认之诉的提起加以诉的利益这一限制,那么确认之诉确认的对象将可能是无限的。我们常常举的一个例子是“某人可以将现实中任何一人作为被告提起诸如要求确认自己养的猫也已死亡这样的诉讼”。另外,《我不是潘金莲》中,主人公李雪莲为了生二胎,与丈夫“假离婚”并办理了离婚手续后,她发现丈夫居然已另与别人结婚,起诉到法院要求确认双方是假离婚。虽然在电影中,法院受理了该案件并作出了裁判,但其实应当看到,这一请求缺乏诉讼利益,实践中这类案件法院不应当受理。

如何判断一个请求是否具有诉的利益以及如何影响案件的程序或者实体审查,由于立法在这一方面的空白,实践中存在一定的争议,但是从司法实践来看,双方当事人对于确认内容是否存在争议是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准,权利关系的双方当事人没有争议的话,就很难说当事人的权利或法律地位处于现实的不安或危险状态,那么法院对此作出裁判则缺乏必要与实效性。

案例二

2012年,A公司向长沙县土地储备中心缴纳用地报批税费700万元,2014年,长沙县土地储备中心收到落款单位为A公司的《证明》,载明:由于A公司欠B公司共计740万元借款,故将前述700万元交纳款转给B公司,作为B公司用于某项目的投入。长沙县土地储备中心据此将上述700万元收据的交款单位变更为B公司。随后A公司认为其与B公司之间不存在740万元民间借款关系,长沙县土地储备中心应将其缴纳的700万元退还给A公司,诉至法院。

此前,A公司已经向长沙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长沙县土地储备中心的行政行为无效,并在该案中主张A公司未向B公司借款。长沙县法院认为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借贷法律关系属于民事争议范畴,行政审判庭无法作出审查和判决,要求本案原告就双方之间是否存在的借贷法律关系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该行政诉讼已中止审理。

该案一审法院认为:“A公司的上述请求属于消极的确认之诉。在消极确认之诉中,提起诉讼的诉讼主体本身没有实体法上的权利,其起诉的目的是要求确认其与对方不存在某种实体法律关系。本案中,A建材公司的确认之诉的诉讼请求不是为了给付,法院是否支持其诉讼请求并为此做出相应的确认判决没有独立的法律意义,即无诉的利益存在”,并裁定驳回起诉。

【裁判意见】

该案的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是消极的确认之诉。消极的确认之诉,是指请求法院确认争议的法律关系不存在或否定某种存在状态的诉。在消极确认之诉中,原告因“被告不当之主张,致其法律上之地位有不安之危险”,可以提起消极确认之诉以消除危险或不稳定状态,以保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同时,法律必须对消极确认之诉的提起加以适当限制,即只有具备诉的利益的当事人方可提起消极确认之诉。诉的利益,又称权利保护必要、权利保护利益,是指当民事权益受到侵害或者与他人发生民事纠纷时,需要运用民事诉讼予以救济的必要性。本院认为,本案中A公司存在诉的利益。……两起行政诉讼案件中,A公司与B公司分别作为原告要求作为被告的行政机关返还土地报批税费700万元……行政诉讼案件中争议的土地报批税费700万元与本案争议的民间借贷740万元存在关联,故确认双方是否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已成为现实必要,且上述两起行政诉讼案件中已明确以本案审理结果为依据裁定中止审理,据此,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已处于不稳定或危险状态,故本案审理既有法律意义,也有现实意义,A公司存在诉的利益,享有诉权。"

我们在讨论消极确认之诉的条件时,通常认为现实的法律纠纷的存在是受理该类起诉的前提条件,这实际上也是对诉的利益的一种判断。在该案件中,二审法院改变了一审法院的“缺乏诉的利益”这一认定,从已经查明的与本案相关的其他诉讼案件的情况作出判断,认为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已经处于现实的不稳定状态,需要通过裁判得到保护。正如本案中所体现的,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的确认影响到其他纠纷的解决,有明显的现实必要性。

正如利益法学派所认为的:法官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并不是逻辑机器或者自动售货机,他应当透过法条认识到法条中立法者所要保护的是何种利益,在此基础上做出正确的判决。诉的利益正是起到了这样一个作用,促使司法裁判时对于何种利益是否值得保护作出基本的判断。不过值得说明的是,我国立法上尚未明确将具有诉的利益作为一项诉讼要件予以规定,在实践中,是否就当然地就因为缺乏诉的利益而对一项请求不予受理或作其他实体上的处理,并没有统一的做法,以上案例及分析仅作为一种思路以供探讨。

文章出处:广州仲裁委员会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